揭秘徐翔昔日牟利套路 A股徐氏“马甲”知多少

一纸回复公告,让徐翔在A股利益链的冰山一角浮出水面。

按照东方金钰日前的公告所披露,这家公司的二当家瑞丽金泽的股东朱向英实际为徐翔不为人知的“马甲”,其所持有的瑞丽金泽股份全部为徐翔出资,徐翔借这一“暗仓”秘密参与了东方金钰的非公开定增,成功变身为这家公司的隐形股东。

左手修暗道参与非公开定增,右手又大张旗鼓明面加仓掩护,待股票摇身一变“徐翔概念股”后精准逃顶。在“私募一哥”的光环被剥离之后,更多暴露出的就是徐氏资本股海沉浮,如何不断以诸多“马甲”曲线牟利的“套路”。

左手定增右手重仓

在东方金钰85日公告出来之前,对于东方金钰与徐翔之间的关系外界所知的是,东方金钰曾是徐翔旗下私募泽熙投资的重仓股之一,和其他重仓股一样,徐翔精准潜伏,成功追涨杀跌,获利不菲,让人望尘莫及。

但实际上,这背后却有着错综复杂的布局。热衷短线操作的徐翔,从2014年二季度开始就连续加仓东方金钰,持股长达5个季度,一反常态的背后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2014年二季度,徐翔旗下产品神秘现身东方金钰前十大流通股榜单,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买入东方金钰188.05万股,占总股本0.53%。几乎同时,瑞丽金泽于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30000万元,公司仅有两位股东,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赵兴龙和徐翔“马甲”朱向英。

更为巧合的是,在成立仅十天后,东方金钰拿出了15亿元的定增预案。以15.27/股的价格向瑞丽金泽定向增发9771.83万股,锁定期36个月。也就是说,徐翔以7.35亿元间接坐上了东方金钰的二股东之位。

而后第三季度,泽熙又进一步大举加码,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1期单一资金信托杀入,两只产品合计持有1071.05万股,占比达3.04%。尽管后来泽熙4期退出,但持股大头泽熙1期继续留守,保持着883万股的份额。

伴随泽熙的不断增持,东方金钰傍身“徐翔概念股”这一“花名”,虽然业绩下滑股价却不断攀升,截至2015年三季度泽熙清仓逃顶,五个季度的持仓,200%的股价涨幅让徐翔赚的盆满钵满。

但可惜的是,虽然阳光下的流通股成功获利,但暗仓持有的定增股份伴由于徐翔被逮捕,并未等到套现之日。目前,青岛公安局已经冻结了徐向英这一“马甲”所持有的2.93亿股(增资扩股后),市价约为29亿元。

徐翔的“马甲”们

安排“马甲”埋伏进上市公司是徐翔在A股管用的牟利“套路”。随着瑞丽金泽“暗仓”的曝光,朱向英这一徐翔“新马甲”浮出水面。继徐柏良(徐翔之父)、郑素贞(徐翔之母)、周建明(徐翔好友)之后,徐翔的“马甲网络”再填要员一枚。

据此前多家媒体报道,A股超级牛散、前“涨停板敢死队员”核心成员、徐翔好友周建明的妻子也叫朱向英,而就周建明和徐翔多年的“交情”来看,不少市场人士判断,瑞丽金泽的朱向英大概率是周建明之妻。

作为曾经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名人,周建明在2008年收到证监会处罚之后便渐渐“隐于江湖”。彼时,证监会通报已依法查处了周建明利用虚假申报手段操纵“大同煤业”等15只股票价格的案件,没收其违法所得176万余元,并处以等额罚款。自此以后,周建明逐渐低调,市场最近一次见到其身影是在2013年一季度,彼时其位列湘邮科技第九大流通股东。

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朱向英与其余徐翔“马甲”的交集发生在2006年。上市公司维科精华的2006年年报显示,截至20061231日,郑素贞、朱向英和周建明分别为公司第一、第二和第六大流通股东。

相较起朱向英的相对低调,徐翔的另一“马甲”——郑素贞在公众视线中出现较多,一度被市场当作徐翔行动的指向标进行跟踪追逐。

郑素贞的声名大噪起源于2014年底。当年11月至12月间,郑素贞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便豪掷了31.66亿元,增持了3家公司,闪电入主大恒科技、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空降”成为赤天化的第二大股东,成为文峰股份的第一大股东。2015115日,郑素贞又借定增大手笔加仓大恒科技,持股比例增至 58.72%

而在此前的2014928日,郑素贞出资1.3亿元参与南洋科技的定增。同年2月,郑素贞和其丈夫徐柏良通过股权拍卖获得工大首创15.69%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并推举三名董事成功入选上市公司董事会。2015518日,公司更名为宁波中百,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助理徐峻成为公司董事长。

也正是因为上述徐翔“马甲”的频频出手,相关上市公司被称为“徐翔概念股”。2016412日,多家“徐翔概念股”上市公司发布类似公告,称徐翔旗下投资平台和马甲持有的股份被轮候冻结,包括华丽家族、大恒科技、宁波中百、文峰股份等。而华丽家族的公告中出现“青岛市公安局”的执法机关,业内人士表示,徐翔一案大概率将在青岛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同在412日晚间,宁波热电也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瞿柏寅持有的公司5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司法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两年。在宁波中百同日的轮候冻结公告中,除西藏泽添持有的股份之外,公司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的股份也被轮候冻结。

两家公司目前均未披露瞿柏寅和竺仁宝持股遭司法冻结的原因,坊间也不乏二人也是徐翔“马甲”的猜测,而这一切也有待司法部门的进一步查明。

对于已经被证实为徐翔“马甲”的朱向英,华东某证券法律师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朱向英为徐翔代持股份并在定增中隐瞒代持关系,涉嫌信披违规,若被监管认定为违规代持,则将面临一定的行政处罚。

相关推荐

资本市场产品 更多>

  • 宜信财富-全球Alpha多策略母基金

    稳定收益中等风险

    起投金额:15万

    存续期限:封闭期3年

    年募集状态: 发行中

    立即预约
  • 喆颢大中华证券投资I私募基金

    风格稳健FOF

    起投金额:100万

    存续期限:封闭期3年

    年募集状态: 发行中

    立即认购
登录
X
提示

error

确定

error

X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交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