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宜信财富全球资产配置白皮书

在国内财富管理领域,有一个普遍的认知,即全球资产配置时代正在到来。而对于国内大多数投资者而言,为什么需要全球资产配置?全球资产配置能为他们带来什么?这些问题仍然需要有人帮助他们回答清楚。

对于全球资产配置,很多人会认为,投资了美国的股票、买了英国的房子,这就是全球资产配置;作为当前的财富拥有者,很多人会认为,已经通过买房、炒股获取了不菲收益,不再需要全球资产配置;对于更多人而言,全球资产配置能为他们带来什么,要怎样去做,仍旧不是很清楚。

基于此,宜信财富邀请哈佛大学及麻省理工学院金融教授RandolphB.Cohen作为报告的主笔人,结合宜信财富近十年的实践经验,呈现出这本2016全球资产配置白皮书》,旨在帮助国内投资者走出全球资产配置的迷途,并为他们提供科学、系统的全球资产配置指导。在明白为什么我们需要全球资产配置之前,首先需要了解的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资产配置。在普遍认知中,股市和房市造就了一批人富起来。胡润研究院的最新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统计显示,中国高净值人群中约有20%是职业炒房、炒股者,这些人的个人总资产均在亿元以上。那么,作为过去几十年已经被证明的有效“造富”方式,未来是否可以继续沿用?我们发现,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近年来,随着中国GDP增速自2008年首次低于10%,经济的软着陆使得过去很多高收益投资模式不再,不仅股票“吞噬”了大量财富,房地产投资受限,曾经备受追捧的信托,近年来被广为关注的互联网金融,也都陆续降温回归正常轨道,以“单一投资渠道”迅速积累财富的时代已经过去。

一个时代的过去,伴随着另一个时代的到来,那就是资产配置时代。正如“现代投资组合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马科维茨所说,“资产配置多元化是投资的唯一免费午餐”。那么,对于投资者而言,资产配置的优势究竟在哪?资产配置,简而言之就是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如前面所说,中国市场曾经历过几个极其坚固的“篮子”,使得投资者对于分散放鸡蛋的篮子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在意。一旦市场机遇不再,鸡蛋该怎么放的这门深刻的学问就显得重要起来。

在报告中,首先强调的就是资产多元化的必要性,多元化是在不承担额外的风险的情况下提高家庭和个人的预期回报的最简单的方法。报告的主笔人Randolph教授曾师从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尤金·法玛(EugeneFama),长期关注个人和机构的资产配置决策,其学术研究成果多次发表在国际顶级的金融学学术刊物《金融期刊》、《经济学季刊》。同时,Randolph教授也是多家投资机构的创始人,理论和实践的功力均十分深厚。

Randolph教授在报告中指出,根据国际上普遍的认知,对于资产配置的依据和要求是:各类资产的回报是不完全相互关联的。怎样才算是不完全相互关联?购买几只股票这样的方式并不算,因为股票之间的关联度极高。同理,股票和基金,房地产和信托,也都是有着极高关联度的。高关联度意味着,一旦某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其他相关资产会连带遭受损失。2007年金融危机后,很多投资者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其中的风险所在。

那么,哪些是弱关联项?余额宝、互联网金融产品是吗?答案仍是否定的。虽然这些产品之间的关联度没有那么直接,但只要在中国范围内的投资,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国内社会、经济等大环境的影响,其中存在或强或弱的关联度。“经济增速放缓,钱不好赚了”,这句被很多人挂在嘴边的话恰恰反映了这个现象。

得到这个认知,关于“为什么我们需要全球资产配置”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已经跃然纸上:因为我们需要降低资产的关联度,所以要在不同国家配置资产,而不能局限于国内。这是分散风险、增加收益的最佳选项。

报告显示,相比美国投资者,中国投资者在全球资产配置上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即我们可以通过全球化投资大幅提升资产收益。这是因为以前我们投出去的太少了,因此未来的增长空间非常可观!数据显示,全球高净值人士在本国之外配置的资产平均比例为24%,在中国,这个数据是5%,这19个百分点的距离,也代表了我们财富在全球环境下增长的巨大空间。从投资一只股票到投资三只,就能从很大程度上改善风险收益比,而从投资一个国家到投资三个国家,能得到的将会更多。

我们正处在一个全球资产配置的黄金时代,财富的积累、政策的放开、渠道的拓宽,让投资者拥有越来越多参与到海外市场的方式方法,很多高净值人士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未来将有越来越多人走出去。相比国内,海外市场有着更成熟和长久的经验积累和回报证明,国内投资者可以更放心地去做多样化的选择。当我们明确了“为什么需要全球资产配置”,“如何去做全球资产配置”这个问题开始摆在眼前。对此,报告结合美国投资者的经验,给出的建议是:个人投资者要审慎而行,专业投资机构的确不可或缺。


点击阅读 《2016全球资产配置白皮书》





X
提示

error

确定

error

X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交易 返回